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长城汽车20年+小鹏汽车3年,一位行业老兵的思考和选择

2022-09-02 23:05:53 2142

摘要:撰文|小不董编辑|李信马题图|IC Photo“1998年我毕业之前做了两件事,第一件事是找工作,第二件事是找老婆。”回忆起往事,梁新路笑着说道。那时年轻懵懂的梁新路,在找工作这件大事上的选择,是去家乡保定的长城汽车,除了专业对口外,彼时年...

撰文|小不董

编辑|李信马

题图|IC Photo

“1998年我毕业之前做了两件事,第一件事是找工作,第二件事是找老婆。”回忆起往事,梁新路笑着说道。

那时年轻懵懂的梁新路,在找工作这件大事上的选择,是去家乡保定的长城汽车,除了专业对口外,彼时年销量还不过万的长城汽车吸引他的另一个理由却有些独特:“听朋友讲,长城汽车的魏总(即长城汽车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魏建军)不循私情,公私分明,越是你有关系的越不方便。”

90年代末,正处于国企进行改革,民企加速发展的特殊时期,1998年,长城工厂改制为长城有限公司,魏建军回购了公司31%的股份,加上自己原有的,一共持有了56%的股份,在此之前,不被允许销售汽车的长城工厂,在魏建军的带领下,靠生产皮卡打了“翻身仗”。

1999年,梁新路从河北工业大学汽车专业毕业,随即来到长城汽车工作。现在,已经46岁的梁新路,是不折不扣的“行业老兵”,在二十余年的从业生涯中,他绝大部分时间都在长城汽车度过,见证了长城汽车的崛起;最近几年,他又乘着新能源的东风,在小鹏汽车开启了事业的第二阶段。

传统车企和造车新势力的差别是什么?亲身经历过的他有着自己独到的见解。

在长城

初入长城汽车时的梁新路 图片来源:梁新路

梁新路进入长城汽车后不久,就迎来了长城汽车快速发展的时期,2002年,长城汽车第一款SUV车型赛弗一经上线,就在市场上大获成功,价格仅为8万元的赛弗,在当时售价动辄20万左右的SUV市场上,可以说是“性价比之王”,推出当年的销量便达到了上万辆。“当时北京炫啥,就炫这个SUV,堵车的时候人家开着这个车直接就从马路牙子上过去了。”梁新路告诉DoNews。

在长城汽车,除了销售,梁新路几乎所有的岗位“做了个遍”。

他最初在长城汽车的研发部门工作,之后又转到新成立的部门负责产品的试验、工艺技术,2006到2008年,他先后负责轿车资质的申报、企业征地等。2007年,长城轿车基地落成,后来两年轿车销量暴涨,售后服务又一下子跟不上了。梁新路回忆:“那时候门店缺件严重,整个的服务满意度已经跌到谷底了,我们需要尽快把售后服务整个提升上来。”

在此背景下,他被临时调到了售后部门任总经理,花了三年的时间,将服务满意度从60%提到90%以上,从拖后腿的到挤进了行业前列,“即使在全国范围来说,那几年对于长城售后服务的评价也是最高的”。

2014年,梁新路被调回总部负责全集团研发项目的管理,这份工作他一直干到了2019年。在公司高层的推动下,研发的效率得到了提升,也促进了成本的降低,比如一个小螺栓标准件,全公司每年就省下了六七百万。

不过也是在这一年,他选择离开长城汽车。

20年的时间里,梁新路看着长城汽车从刚加入时的销量刚刚过万台,到年销量过百万台,产值上千亿,利润上百亿,他最大的感触是:“长城的发展在于能够不断的自我更新迭代,外部有不好的一些声音的时候,它能及时纠正,不断更新。”

不过当新能源和智能化的浪潮席卷至汽车行业时,长城汽车的迭代还是比不上新生代的造车新势力们,这让他有些着急。对梁新路个人来说,以当时优渥的待遇,继续待在保定,待在长城汽车直到退休没什么不好,但人到中年,他却觉得心里有把火在烧,希望有个机会去改变:“在那个时候我已经40多岁了,从整个职业生涯当中实际上是很尴尬的一个时期,如果再不跳出来,我可能就没机会了。”

而对长城汽车的老人们来说,长城汽车似乎也变了,不过长城依旧是一家优秀的企业。梁新路的个人公众号,有三万多的粉丝,在圈子里也小有名气,他曾在公众号文章中写道:“长城就像一座围城,外面的人,绞尽脑汁想进去,里面的人,却踌躇满志想出来。”

“说实话,走出来才更发现,长城以前养了太多闲人,不追求业绩,不要求完美,只是抱怨工资,这不是员工的错,而是需要企业大刀阔斧去变革的地方。”

有人在评论中补充自己的观点:闲人多是可怕的,他们为了显示自己不闲,会各种找事情,整的不闲的人也不能好好工作,为了应付闲人的不闲,不闲的人更累。

提交辞呈之后,梁新路记忆最深刻的是,魏董一天清晨给他发来一条短信:“希望你能留下来一起干。”这条短信让躺在床上的他瞬间热泪盈眶。

长城很好,只是他自己,再不疯狂就老了。

去小鹏

梁新路最早考虑跳槽是在2017年,当时陆续出现的新势力造车企业引起了他的注意,他开始考虑汽车行业的未来是什么。他订阅了大量课程,包括金融、共享经济、自动驾驶等。选择小鹏汽车的原因,很大程度上是由于他曾经的一位同事就在这里任职,经常听到小鹏汽车的最新消息,自然而然的开始主动了解,“电动汽车和智能汽车是未来发展趋势,上百家造车新势力闯入汽车界绝非偶然,这一定是开启汽车行业新时代的必然。”

在造车新势力大多成了“炮灰”的情况下,突出重围的“蔚小理”作为新势力头部企业,活下来颠覆行业的可能最大。另一方面,在长城汽车的履历也“助推”了他一把。“在原单位鼎盛时期跳槽,实际上是不需要焦虑的,只需要看新单位的发展前途,在他们如饥似渴需求你的时候就是好时机。”

2019年3月,梁新路正式入职小鹏汽车,最初他负责的是交付,这是个传统车企里没有的岗位,也就是说,他在长城积累的经验几乎用不上。他在这个岗位上做了三个多月,到六月底基本上把当时1万多台的存货交完了,后来他加入了售后服务团队。

梁新路在小鹏汽车 图片来源:梁新路

梁新路发现,新能源车企的管理模式跟传统车企有很大的不同,在长城时,管控的东西很多,考勤、个人行为、工作时玩手机等都要管,但对每个员工在工作中产生的价值实际上要求并不严格;而小鹏汽车主要看每个人的业绩,梁新路负责交付和售后时,上级会很关注他采用什么样的策略,“(上级)看你思考的逻辑,从各方面看你的指标,看你每天的行动,就是人把99%的精力都压在了对本身业务的思考上。”梁新路说。

工作节奏上,小鹏和长城也有明显的不同。“小鹏节奏要比长城快好几倍,因为举个简单例子,在长城早晨7:30开完会,晚上有可能下班之前把会议纪要发出去,但小鹏不一样,7:30开完会,你8:00之前把会议纪要发出去。”梁新路说。

“现场开个会做决策或者不开会发个消息,跟你说一声,马上发个邮件,这事就开始干了,但在长城往往需要领导们面对面一块开个会、作报告、发文件、审批,时间可能早过去几天了。”新势力的快节奏推着梁新路不停地走:“不能够停下来,一旦停下来越停越慢。”

在小鹏汽车,员工称呼董事长何小鹏都是直呼“小鹏”或“大师兄”,同事之间一样以师兄师姐、师弟师妹、英文名等相称,不论上下级,而是遵循同学文化。这一点也体现在工作的方方面面,公司绝大多数人都在相对开放的环境中办公,VP层级的也只是一个小办公室,而且在非会议时间都是敞开的,任何同学有事可以随时进入汇报工作,几乎没有高层和基层的概念。

“我感觉在小鹏的3年时间,比过去的10年,收获都要多。”梁新路感慨,首先是他的思维被彻底打开了,能够获取前沿知识和经验,也丰富了个人职业生涯,赶上了互联网造车的潮流,“因为我一直没离开长城,从来也没出过保定,自己还是那一套思维,就感觉坐井观天,不知道在外边啥样的”;第二是做事的方式方法,如何向上管理与向下管理、怎样制定工作策略与落地,这是梁新路在小鹏汽车三年最大的收获。

但来到小鹏,也有让他很难适应的地方,可能是习惯了北方的生活,刚到广州,梁新路吃饭都不习惯,加上工作压力很大,一个月瘦了20多斤。两个多月前,梁新路从小鹏汽车离职,除了生活习惯与晋升空间受限外,主要是因为到了46岁的年纪,他希望为职业生涯的后期找个更合适的平台,将过去20多年在长城和小鹏、在传统与新势力、在集团总部与市场一线等不同经历的知识与经验积累,更好的激发出来,也为自己的人生再一次添彩。

对过去23年的工作经历,他的感想是,“从保定到广州远,但是从广州再去哪都是近的”。这里的“远”和“近”不是说距离,而是在保定,自己的目光还是被局限了,在广州,站在更高的平台看世界,目之所及变得更能掌握,他也更清楚自己未来的路在哪里。

传统车企VS新势力

无论是长城汽车还是小鹏汽车,都是非常优秀的车企。

刚刚过去的7月,小鹏汽车总交付11524台,同比增长43%,今年1-7月小鹏汽车累计交付超过8万台,是去年同期的2.1倍,继续保持新势力销冠位置。长城汽车的销量则同比增长11.32%至10.19万辆,其中智能化车型占比达88.32%,20万元以上车型销量占比达15.17%,7月25号,长城旗下“魏牌拿铁DHT-PHEV”正式上市,不过今年1-7月,长城汽车累计销量同比下滑12.58%至62.04万辆。

我们能看到,新势力的锐意进取,也能看到传统车企的底蕴深厚。梁新路的亲身感受是,长城与小鹏的共同点在于,一是反腐败,这也是各行业的红线;二是务实。然而传统车企与新势力车企还是有明显的不同,对于传统汽车的电动化,梁新路认为问题不大,难度在于智能化:“互联网车企从开始玩的就是智能化,而传统车企从开始就是立体制造,思维方式是完全不一样的,传统车企要想转型智能化太难了,不是一个个软件的叠加就叫智能。”

梁新路以他看好的小米举例子,小米最大的优势是可以实现万物互联:“因为小米本身自己有一套的智能家电,一旦把汽车造成,就可以把车和家电连起来,把数据连起来,把好东西连起来,这是小米最大的优势”。

在梁新路看来,传统车企与新势力的思维模式、盈利模式有很大的不同:“传统车企其实最近这几年不赚钱,或者赚的很少,它更多是靠车外观好,配置弄完了,赚些差价。就是零部件成本、设备折旧、工厂折旧、人工费等弄完了,之后剩点利润。”

然而新势力是靠软件赚钱,比如自动驾驶。“投多大成本都值得,一旦是这个行业里边最可靠的自动驾驶,这一套软件就是几万块钱,自动驾驶每做一次改进,就可以从4万卖到5万,并且壁垒会越来越高,别人想追都追不上,这些功能不需要换车,也不需要再买什么东西,只需要把软件升级就行了。”梁新路认为,软件的优化要比硬件和内饰更让人感到舒适,价值是巨大的,但分到每个客户身上的费用并不多。

8月2日,小鹏汽车宣布在乌兰察布建成中国最大的自动驾驶智算中心“扶摇”,用于自动驾驶模型训练,可以看出小鹏对自动驾驶业务的重视。

图片来源:小鹏汽车公众号

不过自动驾驶究竟什么时候可以落地还不确定,在8月10日,浙江宁波一辆小鹏汽车P7追尾导致人员伤亡,涉事车主称事故发生前车辆开启LCC(车道居中辅助)驾驶模式,车速为每小时80公里,但辅助驾驶完全没识别到前方故障车辆,直接撞击了上去。

对于该事件,小鹏汽车方面对媒体表示:“经核实,8月10日下午,宁波一车主驾驶车辆与前方检查车辆故障人员发生碰撞,发生人员伤亡。我们为本次事故中不幸离世的遇难者感到悲痛和惋惜。目前交警部门已经立案处理,门店已第一时间已前往现场协助处理。我们将全力配合相关部门进行事故调查,持续跟进后续结果,并协助客户处理后续相关事宜。”

公众对于自动驾驶最大的顾虑就是安全,梁新路告诉DoNews:“对于自动驾驶实际上最重要的还是算力,人对于自动驾驶即使是0.01%的失误率也难以接受,大家对于自动驾驶的要求是100%的可靠性,让人感觉到它没问题才有可能接受自动驾驶,在这方面对于算力要求就会提高。”“扶摇”基于阿里云智能计算平台,算力可达600PFLOPS(每秒浮点运算60亿亿次),可以将小鹏汽车自动驾驶核心模型的训练速度提升了近170倍。

传统车企想要在未来的竞争中获得优势,梁新路觉得,一定要把思维模式和盈利模式想透了,并且能实际落地,而不能只是落实在口头上、规划上。

梁新路46岁了,但对于自己50岁、60岁的发展仍然抱有憧憬,他告诉DoNews:“谁都知道职场是分阶段的,每个阶段都有各自的任务,顶峰反而是最大的风险,不要太在意日常的起起伏伏,我们越是好的时候,越应该看到低谷,不停地往前走吧,只要选择对了,每一步都会是上坡路。”

本文源自iDoNews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