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女版巴菲特”下注千万美元,小鹏汽车跌势仍难止?

2022-10-27 19:21:43 1028

摘要:撰文/ 陈邓新编辑/ 孟会缘在资本市场,小鹏汽车被悲观情绪所笼罩。由于中概股整体低迷,蔚来汽车刷了52周的新低,而小鹏汽车也已连跌了三个月,哪怕小鹏汽车连续两月蝉联中国造车新势力销量冠军,也没有阻止投资者用脚投票。眼下,暂时没有看到止跌的迹...


撰文/ 陈邓新

编辑/ 孟会缘


在资本市场,小鹏汽车被悲观情绪所笼罩。


由于中概股整体低迷,蔚来汽车刷了52周的新低,而小鹏汽车也已连跌了三个月,哪怕小鹏汽车连续两月蝉联中国造车新势力销量冠军,也没有阻止投资者用脚投票。


眼下,暂时没有看到止跌的迹象。


不过,被誉为女版巴菲特的“木头姐”(Catherine Wood,译名为凯瑟琳·伍德),却逆势买入小鹏汽车,而反手减持特斯拉。


“木头姐”一增一减的背后,有何深意?小鹏汽车会复制特斯拉的经典走势吗?小鹏汽车的交车“困难症”,得到妥善解决了吗?


押中特斯拉,“木头姐”一战成名


“木头姐”,那可是华尔街叱咤风云的大人物。


其2014年成立了方舟基金(Ark Investment Management),立志成为全球投资者心中的“诺亚方舟”,于是一改传统基金持仓定期公开的做派,走了一条与众不同的透明路线:每天免费向订阅者披露持仓与交易变动。


方舟基金的投资方向


尽管如此,“木头姐”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并没有引起全球投资者的共鸣,也没有站在华尔街的C位,甚至一度与华尔街唱起了反调。


之所以如此,与“木头姐”站台特斯拉有莫大的关系。

2016年,“木头姐”开始关注特斯拉,加码之下成为方舟基金的第一大重仓股,哪怕是2018年特斯拉最危急的时刻也不离不弃。


彼时,不堪质疑的马斯克先是抱怨华尔街每个季度制定业绩目标的做法并不一定适合特斯拉:“我们正在考虑以420美元/股的价格收购特斯拉股票(私有化退市)。”


之后,在一档网络直播节目中,马斯克对着镜头瘪嘴挑眉抽起了大麻,引起一片哗然。


简而言之,马斯克遭遇了华尔街的信任危机。


那时,“木头姐”继续唱多特斯拉,笃定特斯拉的股价将涨至4000美元:“人们正在见证一场大规模资本错配,而特斯拉股价正是这种资本错配的缩影,当市场明白这一点时,股价应当会大幅上涨,投资者们将会为现在的短视买单。”


为此,还特意安抚马斯克:“我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你、公司股东以及整个世界都会得到公正的回报。”


最终,“木头姐”赌赢了。


2020年,特斯拉股价一飞冲天,再叠加后疫情时代Square、ZOOM、Shopify、Zillow等需求迸发,方舟基金一跃成为华尔街最靓的仔。


东有张坤,西有“木头姐”,两者双双走上神坛,一时风头无两。


此背景下,“木头姐”的一举一动牵动着资本市场的敏感神经,对其青睐小鹏汽车自然格外关注。


2021年12月2日首次建仓买入277263股,12月6日又买入254601股,12月14日再买入97697股,推算耗资合计2000~3500万美元。


两周之内,“木头姐”对小鹏汽车出手三次,而与之对应的是2021年9月起就不断减持特斯拉的股票。


“木头姐”与张坤,双双跌落神坛


对“木头姐”的上述调仓动作,市场意见不一。


一种声音认为,小鹏汽车销量超过蔚来、理想,成为“蔚小理”的魁首,不排除成为下一个“特斯拉”的可能性,“木头姐”未雨绸缪布局也在情理之中。


据公开数据显示,2021年1月~11月,小鹏汽车累计交付量为82155辆,蔚来汽车累计交付量为80940辆,理想汽车累计交付量为76404辆。


此外,小鹏汽车也在加码“出海”。


继2020年切入挪威之后,小鹏汽车谋划2022年将杀入括瑞典、丹麦、荷兰这三国的新能源汽车市场。


对此,小鹏汽车总裁顾宏地表示:“小鹏汽车的目标是交付量一半在中国、一半来自海外,而且预计2年内可以实现盈亏平衡。”


而某公募基金公司执行董事刘旭凌告诉锌刻度:“国际资本最爱的是现金流,这方面特斯拉是标杆,马斯克将用户端预售车款、制造工厂、土地资源、银团贷款、对供应商的资金占用话语权做到了极致,小鹏要学习特斯拉的资金使用效率,如此才可以吸引资本从而做大市值。”


小鹏汽车的主打车型


另外一种声音认为,不能因为“木头姐”增持就高看一眼,毕竟2021年“木头姐”与张坤一样跌落神坛。


截至12月16日,“木头姐”管理的8只基金,2021年以来有6只下跌,跌幅多在10%以上,仅有2只上涨,且涨幅均未超过10%,而同期道琼斯上涨了17.39%、纳斯达克上涨了20.77%、标普500上涨了25.39%。


某私募投资部经理陈听涛告诉锌刻度:“‘木头姐’抄底小鹏汽车,只不过是其投资风格的延续,问题是市场并不是只有一种风格,当风格漂移时,之前盈利的策略就可能不香了,因此不能简单推断出小鹏汽车未来会复制特斯拉的走势,这两者之间没有因果关系。”


陈听涛进一步表示,在“蔚小理”中,小鹏汽车最为强调互联网基因,然而百度、华为、阿里巴巴等互联网巨头纷纷下场角力,与之相比并无优势。


毕竟,互联网巨头在人工智能、自动驾驶、大数据等领域的底蕴更为深厚。


譬如,百度Apollo 2021年第一季度累计L4级自动驾驶道路测试总里程突破1000万公里,成为国内自动驾驶研发的领跑者。


这意味着,小鹏汽车引以为豪的商业壁垒恐将逐步降低。


交车困难之下,消费者信心逐步丧失


抛开长远不谈,眼下的小鹏汽车患上了交车“困难症”,成为其最大的掣肘。


由于2021年8月马来西亚疫情加重,博世旗下部分芯片产能受到冲击,国内外诸多车企遭受影响,小鹏汽车也不例外,困于毫米波雷达等芯片,P5车主要么选择延迟交付,要么选择2022年3月31日之后补装。


小鹏汽车的缺芯解决方案


对此,何小鹏公开自嘲:“抽断供供更苦,举杯销愁愁更愁。”


芯片之后,小鹏汽车在磷酸铁锂电池上也碰到了麻烦,由于供应紧张,导致小鹏P7 480E/N车型订单无法在下定时的预计交付周期内及时交付。


一名业内人士表示,小鹏汽车的月销不过一两万辆,却依然受制于芯片、磷酸铁锂电池的产能,从侧面说明其在产业链上的话语权不足,存在明显的短板,或成为未来发展的隐患。


此背景下,有的消费者不想登陆,可又遭遇退款难的问题。


锌刻度在新浪黑猫投诉平台、汽车之家、消费保等平台上发现大量与小鹏汽车的相关的投诉,其中交付延迟又不给退定金引发消费者的共鸣。


譬如,一名消费者表示:“(2021了)10月2号定的小鹏汽车,销售承诺十一月交车,十一月已经结束了未交车,说还需等待将近2个月时间,还不退定金,且强烈要求继续等待。”


事实上,小鹏汽车一直奉行的是72小时犹豫期退款策略,这意味着被迫交付延迟的车主得不到小鹏汽车的官方支持。


种种非议之下,小鹏汽车被推上了风口浪尖。


总而言之,小鹏汽车一方面销量起势,受到明星资本的青睐,长期来看有利于维系市值的稳定,另外一方面面临交付延迟的挑战,缺乏温度的服务令部分消费者以及潜在客户信心溃散,上述问题无法得到妥善解决,恐难以成为市场的主流品牌。


那么,小鹏汽车渴望成为市场主流品牌,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